無論是否讀過心理學,大家應該都對一個入門的人性善惡理論不陌生,那就是以背叛上帝的大天使路西法命名的「路西法效應」。

史丹佛大學心理學系於1971年實行了舉世知名的「史丹佛監獄實驗」,實驗中安排了二十四名身心健全的男性,一半的人扮演囚犯,另一半則扮演獄卒;在原本預計持續兩週的計畫中,僅執行了六天便被迫中斷,因為當時無論監獄內外,情況皆已全然失控。

1424674590-2193362534

(1971年,史丹佛監獄實驗)

你記得自己第一次過生日的景象嗎?當然不可能。但Rebecca Sharrock可以,因為這位來自布里斯本的二十七歲女人擁有所謂的「超憶症,或譯為高度優異自傳式記憶(Highly Superior Autobiographical Memory/ HSAM)」。這是一種讓人失去「遺忘」能力的症狀,而目前全世界只有六十到八十人被認為擁有這種記憶力。因為超憶症的關係,Rebecca可以記住生活中的每一個鮮明的小細節,無論是她在十八個月大時做的一個夢,還是在她出生後十二天被拍下一張坐在車裡的照片!

woman-remember-every-day-rebecca-sharrock-1-58feed0381c09__605

每個人生而於世,都是從零開始,即使在物質生活中也許有上個世代累積下來的差距,但在腦海中的記憶、知識量都是從一張白紙開始,慢慢畫上在這個世界中學到、見到的事物。但由於時代推演,一代比一代新穎,無論各方面的觀念都較從前有更多發現、突破,透過不斷地新譯、推翻,讓每一個世代吸收知識的速度越來越快。而終於,在近十年內,人類對於宇宙的知識量達到一定程度,開始有許多關於外星生物的討論,以及人類所知時間的概念,甚至從哲學方面探討生命意義⋯⋯等等的論述出現。

外星人陰謀論

談到外星人,許多人不陌生的「小灰人」、「蜥蜴人」或是「昴宿星人」,雖然真假難辨,但其敘述背後概念值得探討。

a291431361754.jpg

《女巫之槌Malleus Maleficarum》

中世紀的歐美大陸,一陣好比納粹般慘絕人寰的歷史浪潮正在發生,難以計數的無辜女性遭到殺害。當時歐陸正遭受瘟疫重創,而基督教(當時歐洲的主流宗教)對謠傳不止的女巫夜會、惡魔契約等等風聲感到極度恐懼,種種因素終導致教宗英諾森八世於1484年頒發諭令,呼籲所有神職人員協助各地審判官辨認、逮捕女巫。

而追捕女巫的風潮爆發的轉捩點,是1487年由兩位道明教會修士,雅各・斯普倫傑與亨利・克雷莫見情勢有利可圖,在德國出版的《女巫之槌Malleus Maleficarum》,書中詳盡敘述了女巫的形象、邪惡的魔法以及儀式等等,更描寫了如何辨認女巫,事實上卻只是提供了想誣陷他人為女巫時可使用的許多自相矛盾且荒誕的說法。《女巫之槌》不只創造一整個時代的殘暴獵巫行動,更可說是現今可追溯最早的厭女文本。

2016年漫威英雄漫畫《奇異博士Doctor Strange》搬上大銀幕,這一部美國超級英雄電影,帶進了整個量子力學探索宇宙奧秘中的時間與多元宇宙的概念,而在探索渺小的人為何而來,以及維度之間的關係之時,我們可以回歸到各宗教所定義的「神」,無論祂的名稱是什麼,祂從高維度的空間裡看著螻蟻般的人類,我們受疾病所苦的時候會問神「為什麼?」,這個世界有許多不公,與受盡折磨的群眾,充滿苦痛並且無法心想事成,然而神在哪裡?神又是誰?

人生有許多苦難,往往很多事情又事與願違,佛教的世界觀指出萬物即空(empty),我們所處的世界是真空假有,佛家講「生,因緣散則滅,虛假不實,故空。」這種空,並非虛無,而是貫穿事物本質,一種空有圓融的意義,我們人的靈魂可以感受到的只有時間,並且是線性的,因此人類肉眼所見的世界及歷史構成了一個實體世界。這裡不談論各宗教的教義以及觀點,由於人們口中所說的那個「神」代表的是宇宙最高的能量,因此神是沒有固定形象的,神可以以每個人己身所認知了解的形狀或是形式出現。(延伸閱讀:清醒夢(lucid dream):近乎靈魂出竅的神秘體驗

(封面圖片來源:Kendall Jenner on Instagram

在英國經典尻片《猜火車》的開場,電影主角Renton(Ewan McGregor 飾)一登場就開始發表一篇貫徹虛無主義,任性又振奮人心的長篇演說,批判一場在柴契爾夫人掌權的年代大肆興盛,卻令人精神層面崩潰流離的唯物主義浪潮。

一句「選擇你的生活」,開啟這段熱門至今的經典獨白:「選擇一台他媽的巨大電視、洗衣機、汽車、鐳射音響,還有電動開罐器;」獨白尚未結束,緊接著就要開啟更加精彩的下一段,對消費至上主義的批判。

在英國結束了保守黨長達十八年殘酷的統治時代時,這份台詞可說是對當時國情的最佳診斷書,也將永遠成為英國史上這段保守執政時期中,一代流行文化的墓誌銘。然後在整整二十年之後,《猜火車》在今年一月推出了續集電影。

設定在原作的二十年之後,伴隨著二十年後新形象的Renton咆哮著:「選擇你的生活,」他接著道出:「選擇Facebook、Twitter、Instagram,渴望在某個地方,有某個人會在乎你;選擇搜尋你的前任,希望自己從來沒做過那些爛事。」接著列舉出一連串不同種類的當代焦慮。儘管續集並未與前作同樣出色,從社群網路的切入點也被許多網路言論駁斥為膚淺,《猜火車2》仍然是2017年最令人振奮的一部電影。

(封面照片為攝影師Steven Meisel作品《Be My Baby,2004》)

「我曾經睡過A男,兩次。」B女裝作若無其事,其實在說出這件事的瞬間心中閃過一絲膽怯,但更多的是希望和姊妹們一起討論彼此的性經驗。而A男是在場所有人的共同好友,暫不論其性格是否討喜,對於床笫間的經驗B女是感到滿意的。

「不意外呀,感覺像妳會做的事。」、「什麼,居然有第二次?」姊妹滔們彼此討論著對這件事的看法,而原本無尷尬的聊天內容,在C女開口之後氣氛頓時轉變。

「A男!?妳為什麼要這樣糟蹋自己的身體?」確實,在場的所有人其實對A男為人的印象不一,但C女使用「糟蹋」一詞,以及驚恐的語氣,讓B女毫不猶豫地繼續追問,結果不出所料,C女出此言的原因即是源於A男與B女之間沒有愛情,也完全沒有交往的意願。

blog08.jpg

(封面照片為電影《Thelma & Louise》劇照)

女人與車的關係是什麼?是車展模特?是向男人爭寵的大小老婆?還是馬路三寶之首?不只在台灣,全世界的女人都常被戲稱為馬路殺手(killer behind the wheels),因為大眾觀念總認定,女性的方向感和操控機械的能力都是比較弱的。

在工業技術由男性主導的社會中,女性經常被排除在外,汽車因而漸漸成為男人社經地位的證明、甚至在家庭中成為父權的象徵。時下許多汽車廣告中,總描繪由男人掌控駕駛座,妻子在右、襁褓在後的家庭憧憬;新聞中車禍肇事者若為女性,非得特別強調「女駕駛」;連電影也有不少調侃女性開車技術的片段。媒體洗腦下,女人和不懂開車漸漸掛上等號,不知不覺地女性便成為了車輛絕緣體。

但其實在歷史上,汽車工業的蓬勃是因為女人,而全世界第一趟公路旅行,也是女人開始的。

《發聲練習 Bullhorn Speaker》:台灣藝術大學新聞編輯實務課程 x 謬誌茗 Mummum zine

《發聲練習》是由台藝大廣電系進修部的學生共同編撰的專刊,藉由與謬誌茗Mummum Zine的合作,以及單文婷老師指導,讓參與新聞編輯實務課程的學生能夠經由親身實踐邀稿、採訪、撰稿和編輯的過程,對新聞工作有所體會。謬誌茗刊物在線上每日誌及去年的實體月刊都曾精選刊載許多台藝同學的優秀作品,今年所發行的台藝專刊,並將其取名為《發聲練習》,精選十篇同學一學期內課程所完整完成的專訪及文章,彙整成冊,也是同學一學期來的心血結晶。

《發聲練習》:以大聲公作為傳播的具體意象,如同各個領域的新聞工作者,都必須身體力行,去發掘需要被人們知道的事物,不斷嘗試著為人,也為己發聲。

是什麼原因讓人們開始厭世?也許是來自於長期苦悶的生活,與無能為力改變的處境,因此連「心很累」、「人生好難」等等話語都蔚為流行,人們一面讀著心靈成長類與各層面勸世語錄來自我勉勵,一面又對虛空的正能量口號厭倦,面對崩壞的人生跟束縛,似乎只有放棄掙扎,選擇面帶厭世神情,彷彿就能看淡一切不帶任何感受。

「厭世」的魅力

相對於力爭上游、追求夢想與步入人生勝利組的形象,厭世與崩壞感,在當代似乎更能添增魅力與神秘感,將人生中的缺陷與細微的苦痛放大為一股看破紅塵的超脫與虛無感,反而更能夠與普世人們引起共鳴。

因此人們開始把所有生活中苦悶的瑣事,與厭倦感受直白地表達出來,反而變成更獲大眾喜愛的溝通方式。從許多作家、圖文插畫家、藝術創作甚至商業行為中,都開始可以感受到普遍形成的「厭世風」。除了價值觀與處事態度的厭世風潮盛行,取代甜美與完美,普世審美觀開始迷戀一種氣質超凡的「厭世臉」,其實時尚圈一直都以冷淡無感的「臭臉」當道,而這股無感厭世的美感,也滲透到當代大眾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