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光廊:愛的千萬種型態,都從心出發

聽晨曦光廊的歌,總是會打從心底不免俗地由衷讚賞:真的好溫暖。

不論是獨自在家播放音響,任暖色調的音色滿室迴盪,還是現場演出時,令台上台下都淚水汗水交相淋漓的真誠台風,都一次又一次滌蕩淨化著樂迷們,因而獲得「療癒系後搖」的稱號,甚至連團員們也自嘲過「我們樂團的歌很像心靈瀉藥」

愛情的起落現場,小球分飾兩角的週末節目行前專訪

笑稱自己已三十而立卻還被當作女孩,小球今年意外獲得Legacy 2017都市女聲系列活動邀請,她覺得就像得到「從女孩成為女人的認證」般不可思議。棉花糖樂團自2013年休團後,少了團員能夠互相分工合作,許多事情都需要一肩扛起,小球承擔了倍數成長的責任與壓力,同時也要面對獨自一人的巨大孤獨,在今年發行首張個人專輯《星之所向》中,一首首串聯的歌曲,構成一段與自我對話的孤單旅程,醞釀出的堅定果敢確實讓她在某種意義上「登大人」了!

跟著厭世少年尋花探柳,暴風雨式的戀愛就在今夏

七位作風荒謬惡搞、說話直率不做作的少年,其實都是擁有深厚音樂底蘊的實力派音樂創作人,自2013年起,組成一群自許在惡意滿盈時代中苦中作樂的《厭世少年 Angry Youth》樂團,將生活上所遇到的各種鳥事與不滿,用狂躁的嗓音、細膩的編曲,及無厘頭的幽默感,大聲抗議這個世界。

《厭世少年》今年七月開始自主籌劃了一場戀夏巡迴,北中南五個城市共計五場風情演出。在新專輯發行前,厭世少年要與各地的舊雨新知談一場暴風雨式的戀愛。謬誌茗Mummumzine 編輯特別在這個充滿粉色愛戀的旅程期間,與少年們聊聊一路來的歷程,跟著少年們一起愛戀吧!

舞舞舞!耽溺靈騷律動孔雀眼,舞動迷戀的多種選項

孔雀眼JADE EYES專訪

成團於2014年的台灣樂團孔雀眼JADE EYES,團名來自樂團音樂的視覺化印象,在精緻、絢麗、俐落且具城市調性所劃下的聲音中,視網膜與腦內疊上孔雀羽毛上斑斕的色塊,隨著光影搖曳的律動,螢光色域中映出具透明度的藍綠色,這就是孔雀眼,讓人精神狀態解構為粉塵並且墜入其中舞著的場域。

國際規格的在地精神:在覺醒音樂祭與雨水共舞

專訪覺醒音樂祭創辦人顏廷憲

「大家都說要不要走出嘉義,我說幹嘛走出嘉義,他們會來找我。」

自2009年開始的覺醒音樂祭,從校園熱音社出發,一場各校熱音社的聯合成果發表會,在歷經七屆演化後,已經成為今日的國際性音樂祭活動。

團隊也可將這份精神帶去國外,但是就是以聯名或是全新的方式,但Wake Up只有嘉義才有,在嘉義玩Wake Up才有意義,才有感覺,就像一個「名產」的概念,就像嘉義的火雞肉飯。顏廷憲說:「我覺得Wake Up很像雞肉飯節,台灣沒有任何一天會出現這麼多雞肉飯的貼文。大家狂po,在吃雞肉飯很高興,很像雞肉飯節,這是Wake Up獨特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