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你會覺得,活著真是太好了吶?」

大橋下、河岸邊,川流總是帶走了一個又一個的世代,送走了每個人僅有一次的、晦暗又美好的「青春」。“沒有夢想的時代,我們要怎麼活下去?“,這是電影《 我很好 River’s Edge》中對90 年代青年的註解,對應當今的魯蛇世代,每個時代的慘綠少年們總不斷墜落在不同層次的泥沼當中,成為自我與成人口中的「一灘爛泥」,或是數年後帶著一股揶揄解嘲地說到「好青春吶!」。

有村竜太朗,音樂家、兼職作家,或是另一個較為人知的身份,日本視覺系樂團Plastic Tree的主唱。於1973年出生,1993年組成Plastic Tree,至今已發行數十張單曲、專輯,其間亦發行大量演出影像商品,以及有村竜太朗執筆的文字創作。(封面圖片出處

(日本視覺系樂團Plastic Tree主唱,有村竜太朗)

獨特的外型風格,如蜉蝣虛幻飄渺的聲線特質,總帶著憂傷且迷離的語調,吟唱著絕望、哀愁但美麗的憂鬱氣,是有村竜太朗的最受樂迷們關注的特色。而許多樂迷們喜愛的,不只是他的歌聲、文筆,更是他獨一無二的個人特質,如其近年來發行的文學創作系列名稱《絕望Wonder Land》一般,集絕望與絕美於一身,在憂鬱籠罩之下仍不停止地歌唱,在世間混沌黑暗中,仍傾盡全力與屬於自我的微光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