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不好啊!在活著的戰場上危在旦夕

「什麼時候你會覺得,活著真是太好了吶?」

大橋下、河岸邊,川流總是帶走了一個又一個的世代,送走了每個人僅有一次的、晦暗又美好的「青春」。“沒有夢想的時代,我們要怎麼活下去?“,這是電影《 我很好 River’s Edge》中對90 年代青年的註解,對應當今的魯蛇世代,每個時代的慘綠少年們總不斷墜落在不同層次的泥沼當中,成為自我與成人口中的「一灘爛泥」,或是數年後帶著一股揶揄解嘲地說到「好青春吶!」。

向每一個被搶走的青春致敬,一場各式荒謬匯集的奇異旅程

「每個人,確確實實每一個人的青春,都被搶奪走了。每一個人的青春,就是那麼每一個,都被偷走了。」

這是一部公路電影,荒謬匯集的奇異旅程。歌德搖滾巨星Cheyenne在退出歌壇後,依然每天撲滿一臉白皙,畫上鮮紅嘴唇及濃黑眼妝。蓬鬆黑色亂長髮、大量戒指、飾品、從頭黑到腳的裝束在他的中年身軀上年輕的對比著。住在都柏林的豪宅中無所事事,玩股票,拖著菜籃車逛超市,和消防員老婆Jane在乾涸的游泳池裡玩手壁球是Cheyenne的日常。沒有目的,只有虛度。

《重金搖滾男的奇異旅程》是鬼才導演Paolo Sorrentino第五部長片,也是他的第一部英語發音、以愛爾蘭和美國為拍攝地點的作品。主要合作對象是Sean Penn和The Talking Heads的主唱David Byrne。

在美術館享受Hygge幸福生活:熱帶Tropical Deli Cafe

天花板上爬滿緊緊相咬著的藤蔓樹枝,與投影幕溢出的影像聲音互相構成一個虛與實交錯的叢林結構,走出殘布後的落地玻璃門,外面是車水馬龍的和平東路,另一側的玻璃門片外,是大片草地,像是一個安裝在城市與自然、速度與平靜之間的叢林任意門,這樣的空間是今年新開幕的熱帶Tropical Deli 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