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以為自己是自由的。雖然,自由也許是假象。」

在這個全世界的疆界彼此逐漸模糊,國與國之間的距離,不同民族與民族之間的情感差異逐漸朦朧曖昧的千禧年世代裡,我們該如何看待流動的意義和移動的本質,以及身為旅人該有的姿態?我們為何如此醉心於旅行?是為了看清楚更透明的內在,為了去挖掘精神的深度,還是是為了找回那些堆積在無意識裡的,被日常工作的即時完成給摧殘的自由心靈?

我們離開自己的城市,離開平時日常生活的居住範圍,拉開距離、靠近距離,只為了增添多一點充滿色彩鮮豔的視野。暫時脫離那日常軌道的角色扮演及崗位職責,暫時脫離那若有似無的無形壓力及工作事項。

然而現今在網路上,我們處處可以瞧見各種讚頌旅行的,鼓吹拓展心靈的,叫各位大眾出去看看不同的世界,等等的充滿不用責任又可以從高處俯瞰的各種觀點。他們被稱為旅遊專家,專門排列出充滿哲理的句子,然後告訴你他用他的旅行家身份去見識的人事物,使得你沒有資格去質疑。

這本胡晴舫著作的《旅人》在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年出版。它可以帶給讀者去探求更高層次,更深一層的觀點。而不再只是簡化為「Be a Traveler, Not a Tourist.」這種千篇一律的泛濫口號。用各種旅行的象徵符號去描寫個人與世界的距離,個人與旅行的對應關係。喚醒那個棲息在右心房許久的反骨之心,以及沈睡在左心房已久的旅人精神。閱讀《旅人》這本文學價值極高的散文作品,就像是在日常工作及平時生活裡種下一顆編織旅行觀點的種子,然而在旅行的當下再次讓它含苞待放,燦爛盛開。

lolitahu_travel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