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不好啊!在活著的戰場上危在旦夕

「什麼時候你會覺得,活著真是太好了吶?」

大橋下、河岸邊,川流總是帶走了一個又一個的世代,送走了每個人僅有一次的、晦暗又美好的「青春」。“沒有夢想的時代,我們要怎麼活下去?“,這是電影《 我很好 River’s Edge》中對90 年代青年的註解,對應當今的魯蛇世代,每個時代的慘綠少年們總不斷墜落在不同層次的泥沼當中,成為自我與成人口中的「一灘爛泥」,或是數年後帶著一股揶揄解嘲地說到「好青春吶!」。

人怎麼可以這樣?從奇異電影《魚男悲歌》中尋找真相

這是一個人,也是魚的男人的現代都市變形記。韓國電影《魚男悲歌》拋下一個奇幻卻又近乎荒謬的主題來反應社會,搭配著粗糙到荒唐的魚人道具裝,一種類實驗電影參雜B級片效果的次文化性。魚男,原是個身高平凡、體重平凡、長相平凡個性也平凡的男人,連班上同學都不曾記得他的存在,平凡的他,大學畢業後因為就業困難,只好聽父親的建議,準備公務員考試,卻還是一事無成,為了討生活,參與監美製藥公司最新藥物的臨床實驗,沒想到卻變異成魚頭人身的半於人,而且身體還在不斷地「魚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