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與少女》:扭曲肢體中的流動慾望

「我是藝術家,不是春畫家。」

20世紀初奧地利重要的表現主義畫家埃貢 · 席勒(Egon Schiele),具鮮明個人特色與表現強烈的畫風,並以自畫像及女體肖像畫著名,特別是幼女裸體肖像畫為主題的創作,惹人爭議,尤其是大量親生妹妹的裸體畫作。即使如此驚世駭俗,席勒擁有讓人一眼難忘的藝術才氣,無奈稍縱即逝的生命在二十八歲死於流感。

請對號入座吧,在《The Party》裡找到你的位子

「請對號入座吧,在《The Party》裡找到你的位子並坐下吧。」Andy Shauf彷彿這樣邀請著大家。

疏離的唱腔和古怪的客人結合在一起,一首接著一首,派對開始了。不是hands in the air的狂歡派對,也不是任何say hi或say yo的加速場合。一切顯得有點安靜,有一點曖昧,有一點無所適從。偶爾一些人聚在一起講了幾句不好笑的笑話,那陪襯的笑聲空蕩的乾涸著。是這樣的派對。

將他們找回來吧!那些迷失在腦海及受困於瘋狂身體中的靈魂

「你曾經受困嗎?在自己的身體中迷失、在自己的腦海中迷失、在時間中迷失,是如此絕望,只想要出去!」

由於抗NMDA受體腦炎與許多行為表顯與精神疾病雷同,加上患者多為年輕女性及兒童,身體狀況透過醫療檢測均為正常,思覺失調卻很難被診斷到,因此常被認為是壓力過大、精神疾病或是自身習慣不良所造成(如酗酒、藥物濫用)導致。蘇珊娜在2009年罹患抗NMDA受體腦炎時,學術界對此病症並不熟悉,差點就被誤判為精神分裂症,在精神病院度過餘生。

《花》- 在線性流逝的生命中,與時間誠實以對

沈鈺華的作品經常與觀者討論「保存」與「流逝」這兩項元素,藉由繪畫、雕塑與裝置,呈現生命的瞬息以及記憶的可貴。

《花》系列的繪畫創作,則是當時包裹住著春季花朵的肖像畫。花的姿態是綻放的,但它們本質已經扁平且無生氣,是已逝去的生命,這樣的肖像畫真實呈現了生命與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