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為人之愚蠢,荒謬事件中窺見眾生百態

《愚行錄》改編自貫井德郎的同名小說,透過多視角手法,勾勒出事件的輪廓,故事的觀看角度,除了電影中人物不同立場產生的看法外,觀者也因為己身的立場,生成全然相異的思維。

佛家論娑婆世界,謂眾生於五蘊法中,妄記我依色、受、想、行、識五蘊和合而生,眾生相就是不同種類人們的面貌。正因為有了「我」相,因而有了你、他、大眾、空間、時間、世界、生與死,一切的來源於「我」。

在疼痛與疲憊的湛藍中滅頂,在激情與掙扎的豔紅中爆炸

《初戀潛水艇》
希望自己能化成超迷你潛水艇進入愛人的體內。

沒有人知道「人類」的「存在意義」是什麼,但為了讓每個早晨都有睜眼的慾望,於是賦予了各事物「人造意義」。而幾乎每個人都在汲汲營營達標這些意義,為了讓自己「不後悔」。架構著一個不後悔的自己,拚命往未來前進。拚命的程度讓自己看不到風景,讓自己生命耗盡。

好多時候,活在其中,那點綴的互動、感情、意外都燦爛的像煙火爆裂著,讓人又哭又笑,又痛又累,那又是什麼呢?

《死神與少女》:扭曲肢體中的流動慾望

「我是藝術家,不是春畫家。」

20世紀初奧地利重要的表現主義畫家埃貢 · 席勒(Egon Schiele),具鮮明個人特色與表現強烈的畫風,並以自畫像及女體肖像畫著名,特別是幼女裸體肖像畫為主題的創作,惹人爭議,尤其是大量親生妹妹的裸體畫作。即使如此驚世駭俗,席勒擁有讓人一眼難忘的藝術才氣,無奈稍縱即逝的生命在二十八歲死於流感。

人怎麼可以這樣?從奇異電影《魚男悲歌》中尋找真相

這是一個人,也是魚的男人的現代都市變形記。韓國電影《魚男悲歌》拋下一個奇幻卻又近乎荒謬的主題來反應社會,搭配著粗糙到荒唐的魚人道具裝,一種類實驗電影參雜B級片效果的次文化性。魚男,原是個身高平凡、體重平凡、長相平凡個性也平凡的男人,連班上同學都不曾記得他的存在,平凡的他,大學畢業後因為就業困難,只好聽父親的建議,準備公務員考試,卻還是一事無成,為了討生活,參與監美製藥公司最新藥物的臨床實驗,沒想到卻變異成魚頭人身的半於人,而且身體還在不斷地「魚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