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每一個被搶走的青春致敬,一場各式荒謬匯集的奇異旅程

01.jpg

 

《重金搖滾男的奇異旅程》是鬼才導演Paolo Sorrentino第五部長片,也是他的第一部英語發音、以愛爾蘭和美國為拍攝地點的作品。主要合作對象是Sean Penn和The Talking Heads的主唱David Byrne。

 

maxresdefault.jpg

 

英語片名《This Must Be the Place》原原本本摘自The Talking Heads的歌名This Must Be the Place。在《重金搖滾男的奇異旅程》中,David Byrne演唱了這首歌,而這場完美的演出也被完整的全程拍攝。在訪談中,Paolo Sorrentino表示This Must Be the Place是全世界他最喜歡的一首歌,而選擇寫實的拍攝手法來呈現這首歌重頭到尾的美妙,也是為了跟大部份過於剪輯的MV做區隔。從《重金搖滾男的奇異旅程》中,可以深刻感受到Paolo Sorrentino、Sean Penn、David Byrne三者互相碰撞結合出的藝術。從取景、拍攝、對白、語氣、表情、動作、配樂中,觀眾感受到這三位大師不同以往,但又讓人連聲讚嘆的奇特魅力。

 

 

《重金搖滾男的奇異旅程》是一部公路電影。歌德搖滾巨星Cheyenne在退出歌壇後,依然每天撲滿一臉白皙,畫上鮮紅嘴唇及濃黑眼妝。蓬鬆黑色亂長髮、大量戒指、飾品、從頭黑到腳的裝束在他的中年身軀上年輕的對比著。住在都柏林的豪宅中無所事事,玩股票,拖著菜籃車逛超市,和消防員老婆Jane在乾涸的游泳池裡玩手壁球是Cheyenne的日常。沒有目的,只有虛度。在一片寂寥之中,一通電話讓他拖著行李箱飛回紐約參加父親的葬禮。而以此旅程為契機,Cheyenne決定找出曾經虐待他父親的納粹罪犯Aloise Lange,並展開報復。

 

THISMUST-jumbo.jpg

 

Cheyenne的旅途是各式荒謬的匯集。金氏世界紀錄最大的開心果雕像以樓層高度豎立公路旁。Cheyenne停靠路邊休息,再回到車上時,一名西裝筆挺的灰長髮中年男子一語不發地出現在副駕座位上。Cheyenne開到一片荒野的路邊時,男子示意下車,並頭也不回的走進在蕭颯風吹的草原之中。電梯中,Cheyenne亮著口紅在吱吱喳喳討論口紅的女子們中,娓娓道出讓口紅顯色持久的秘訣。到達紐約,坐在公園長椅上,一名全身藍色緊身衣,飛速溜著直排輪的男子,在眼前的落葉堆中跌個狗吃屎。找到父親的仇人的太太的住處後,Cheyenne上門拜訪,太太一看到眼前不合時宜的男子,第一句話是:「親愛的,你要殺了我嘛?」而當暴雨中,Cheyenne在屋簷下濕冷等待時,附近鄰居披著超人披風,裸著上身,挺著大肚,穿著緊身內褲和靴子,以彷彿巡視世界和平的步伐中,隨口跟Cheyenne打了聲招呼。

 

高對比色彩、高反差燈光、誇張的戲劇效果、慢動作和對稱的畫面直射著《重金搖滾男的奇異旅程》所有荒謬,也疊加出異於任何公路電影的奇幻影子。

 

916full-this-must-be-the-place-screenshot.jpg

Cheyenne: There are many ways of dying, the worst of them, is to continue living.

Cheyenne:「有很多種死亡的方式。那之中最糟的就是繼續活著。」

 

荒謬的事圍繞著 Cheyenne。租來的車上突然自燃。家裡廚房牆上掛著七個大大的字CUISINE(美食)。流著臭汗的胖子朋友不斷吹噓自己的性愛和戀情。喜歡Mariah Carey的服務生Dezmon迷戀上穿環、全身刺青、歌德風打扮的Mary。從來沒有水的游泳池。不知哪裡來的華人太極師傅笑咪咪的在Cheyenne家的庭院教Jane打太極。

 

Cheyenne本身也是一個荒謬為本體的自轉星球。覆蓋在宛如戲劇臉譜的面容後,是一個停滯的靈魂。Cheyenne沉浸在自我否認,父愛的缺席,年輕生命在追隨自己的憂傷歌曲而自殺的愧疚。Cheyenne的父親也是在荒謬中活著,離世;已「失去」為牢籠,囚禁著自己。父親將自己銬鎖在曾經被剝奪的親情痂傷,用充滿詩意和美的文字,追緝著怨恨發洩的對象Aloise Lange。而虐待過Cheyenne父親的納粹Aloise Lange則是被兒子鄙視,在Cheyenne父親那陰魂不散如詩如手記的信件中煎熬著歷史罪惡;沒有人是快樂的。

 

this must 2.jpg

Aloise Lange: Everyone, absolutely everyone, was robbed of their youth. Everyone, absolutely everyone, had their youth stolen from them.

Aloise Lange: 「每個人,確確實實每一個人的青春,都被搶奪走了。每一個人的青春,就是那麼每一個,都被偷走了。」

 

哽咽,熱淚盈眶。這是Cheyenne在David Byrne演唱This Must Be The Place時的反應。也許是因為回到故鄉,也許是歌詞打中心房,或也許是演唱會太過美好,Cheyenne的不快樂,在音樂的流動下傾巢而出。潛入Aloise Lange的太太的住處並成功得到想要的情報時,回到旅店時,Cheyenne跟著音樂忘情舞動。即使他悲傷的歌讓悲傷的孩子自殺了,讓他不想復出,無心演出,但音樂在他心中,依然是那出自本能貼近他,不需言語的朋友。

 

Cheyenne: But you have to choose a moment in your life, even one, to not be afraid.

Rachel: Have you chosen?

Cheyenne: Yes, this one.

 

Cheyenne:「但妳要選擇人生中的一個時刻,就算一個也好,不恐懼。」

Rachel:「你選了嘛?」

Cheyenne:「嗯,就是現在。」

 

ThisMustBeThePlace_1333648469_crop_550x366.jpg

 

在納粹孫女Rachel的家和孩子合一曲荒腔走音的This Must Be The Place後,Cheyenne如此跟Rachel說。在替父親復仇的旅程中,他為自己設了一個方向,為了什麼他也不知道。行李箱取代菜籃車,笨重但堅定的前進,一趟無設想公路旅行。

 

Jane: Are you finding yourself?

Cheyenne: I’m not trying to find myself. I’m in New Mexico, not India.

 

Jane: 「你在找自己嘛?」

Cheyenne: 「我沒有要找自己。我在墨西哥,不是印度。」

 

有個名字不斷出現,但本人不曾出現的是Tommy。Tommy是Cheyenne的助手Mary的哥哥,沒留下隻字片語就消失的Tommy傷透了媽媽和Mary的心。媽媽天天以淚洗面,抱著電話,抽著菸,坐在窗邊,期待街口出現兒子身影。Mary 和Cheyenne陪伴和安慰著Mary的媽媽,但看著窗外,被漫長煎熬剔除所有耐性的媽媽,只能尖苛的對待四周的人。窗外光線映照下,菱角分明,油畫般濃烈的情緒和陰影刻出了「痛」的形狀。Cheyenne的父親是否也曾抱著這樣的等待?等待著15歲便離家,30年沒聯絡,從不覺得被愛的Cheyenne嗎?每個等待的背後都有這樣的淚水嘛?Tommy象徵的是每個想離開的獨立個體;Cheyenne代表著「離開」,Mary的媽媽代表著「被離開」。就這樣,他們被置入同一個空間,抱著不同的陰暗,一起等待,等著被那特定的人愛,被愛。

vlcsnap-2012-04-18-23h37m18s67.jpg

Mary’s Mother: You never took up smoking because you remained a child. Children are the only ones that never get the urge to smoke.

Mary’s Mother:「你從來沒沾染菸癮,因為你依然還是個小孩。小孩是唯一對菸沒有慾望的人。」

 

結束復仇之旅的Cheyenne站在港口。路人遞了根菸給他,他停了一下,伸手接過,抽了這代表「成長」的菸。脫掉愧疚,放下包袱,Cheyenne卸下妝容,換下全黑的衣物。那每天有如儀式般的圈上口紅,繪上黑色指甲油的年輕人影像淡去。Cheyenne躍過心中的鐵網,套上襯衫、卡其褲、皮鞋,短髮素顏,以平凡無奇的打扮融入極度平常的日常風景。行屍走肉的生活在幻化成凡人時得到救贖,走出荒謬也許是另一種荒謬。帶著笑容,Cheyenne回家了。心中彷彿唱著:

 

Home, is where I want to be
But I guess I’m already there
I come home, she lifted up her wings
I guess that this must be the place

I can’t tell one from the other
I find you, or you find me?
There was a time before we were born
If someone asks, this is where I’ll be, where I’ll be

 

This Must Be the Place_Cinematography.jpg

重金搖滾男的奇異旅程 / This Must Be the Place

保羅·索倫提諾 / Paolo Sorrentino

2011

謬誌茗編輯團隊

作者|鄭敏 

編輯|葉巽

 

作者: Mummum Zine

謬誌茗,荒謬人生的生活日誌。 「每一個事件發生的當下,都可豁然超脫看待,悠然品茗,得趣在山水間,放懷於天地外。」 謬誌茗,荒謬人生的生活日誌。 「每一個事件發生的當下,都可豁然超脫看待,悠然品茗,得趣在山水間,放懷於天地外。」 謬誌茗刊物 Mummun Zine 開始於 2016 年七月,分為線上誌,及紙本季刊。尋找一種感覺,希望生活更美好,並在溝通的過程中,期待談笑有鴻儒。 紙本刊物每季發行,online zine@ www.mummumzine.com Monday 忙點設計 Tuesday 挑點藝術 Wednesday 玩點音樂 Thursday 特點文學 Friday 放點電影 WeCan 好好生活 / 刊物本身為免費刊物,每季出刊,每期限量五百本,欲索取擺放店家,需支付運費150元X4(一年),每季可得十本,歡迎欲索取擺放店家踴躍來信。 / 店家或品牌採訪之合作邀約、講座、課程邀約、活動提案等,歡迎私訊FB粉絲專頁或來信與我們行銷團隊聯繫。 官方聯繫信箱mummumzine@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