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可能都知道貢寮國際海洋音樂季,或是Wake up覺醒音樂季,但不知道有沒有人聽過月光・海音樂季這個名字呢?

 尋覓美麗的台東月光海

月光・海音樂季在今年的八月至十月舉辦於東海岸大地藝術節 TECLandArt Festival,主打的是台東獨有的紅色月亮。剛從海平面升起的月亮呈現鮮豔的血紅色,猶如奇幻小說一般,充滿神秘感。接著慢慢上升,逐漸轉變成橙色,再到檸檬黃,最後則像是銀白色月牙高掛天邊。每一瞬、每一刻,都是大自然中最有才華的藝術家,而月光・海音樂季便是希望將月亮的美,深深刻畫在我們心裡。讓來參加的民眾在聆聽美妙樂曲之餘,也能夠時刻欣賞台東最特別最美麗的月光。

在許多電影的劇情中,總會有一兩位罹患失智症(又名阿茲海默症)的主角,像是知名的《我想念我自己》、《閃亮人生》、《明日的記憶》、《被偷走的那五年》……等。近年來,全世界失智症的人口正在快速增加,越來越多電影題材都圍繞在敘述這種疾病所帶來的痛苦。想像有一天,自己如果也成了失智症的患者,我們會選擇怎麼度過每天的生活?

The Intouchables.jpg

(電影《閃亮人生》劇照)

近年來台灣社會邁入高齡化,隨之而來的是老年所帶來的疾病,失智症就是其中一種可能會得的疾病。失智症雖然不會立刻影響身體四肢的控制,不像一般的疾病需要躺在醫院的病床無法起身;但對內心的想法及自我的自尊上,其實會造成深刻的傷害。

本文資訊參考自【國家地理雜誌】。

這個源自大不列顛(Britain)古凱爾特族(Celt)歷史中的節日——薩溫節(Samhain),演變至今成為一年一度的盛裝跑趴日,還有哪些與萬聖節有關的知識是我們未曾聽說的呢?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0-30-%e4%b8%8b%e5%8d%889-30-40

(圖為薩溫節的篝火之夜,與古凱爾特族的新年習俗有關。許多現代的萬聖節傳統也可以追溯到薩溫節。)

座落在捷運松江南京站附近,商業氣息濃厚的巷弄中,里山咖啡Satoyama Café就如同許多都市裡的咖啡廳,販售著咖啡與Wifi,人們以匆匆的步調,行經它樸實的裝潢與柔和的燈光。在喧鬧的談論中、在獨處的手機前,人們享用著一杯冰美式、一份咖哩飯,種種看似衝突的組合,里山咖啡就如同大台北萬盞燈火中的一枚,提供了上班族喘口氣的空間。

然而,初來乍到,必會發現這裡有什麼明顯不對勁的地方。他們說,這是一個很神奇的地方。他們說,這是一個可以讓不同思想碰撞的地方。

%e9%87%8c%e5%b1%b1%e5%92%96%e5%95%a1%e5%ba%97%e9%9d%a2

(里山咖啡店面。)

1

(筆者於日本品嚐的龜王拉麵)

作為一個飲食文化多元並引以為傲的國家,台灣真可以無愧是美食之島!且不提本地特色小吃夜市,即便是異國料理的餐廳也是遍地朵朵開,舉凡美式、日式、韓式、泰式、越式、港式……等等等族繁不及備載,可以說是應有盡有。身為一個食客當然除了兢兢業業地恪守「吃」的本份以外,閒暇無事也該了解一下這些飲食文化,畢竟「民以食為天」,要了解一個民族的文化,以飲食的角度切入一定可以有所收穫,有幸身在一個文化多元的環境,更別白白浪費了。

骨氣工作室主理人黃浩翔,1990年出生,來自台南,為傳統整骨界裡最年輕的師傅。20歲時畢業於西醫體系物理治療,確定志向後隨即到中醫診所拜師學藝,22歲始創業的黃浩翔,經歷大小波折,每每在低潮時仍能再次爬起,以熱血、熱情,勇於冒險,並用最誠懇的態度,一步一步在自己開拓的新領域耕耘。

13419062_1746929788852635_175553076944013339_n

「可怕的不是刺青,而是人們對刺青的看法。」

提到刺青,仍然有許多人會不自覺將刺青連結到叛逆、犯罪,甚至是找工作時會因此觀感不佳等等。雖然現代已經不像從前的刻板印象那麼嚴重,人們對這個文化的想像仍然是過於片面。由於刺青是屬於永久性的印記,因此在做下決定的瞬間,每個人所考量的都不相同,背後也都有不同的淵源。其複雜度絕非幾個膚淺的標籤可一概而論。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5 preset

(受訪者Wednesday,手臂上刺青為Wednesday本人畫作。)

刻板印象中,常將刺青與黑社會或是犯罪組織連結,這樣以身份表徵為目的的刺青至今亦存在,然而近年來也有許多人,可能為了藝術,為了生活風格,也有的人是為了紀念,或是做為人生態度而將宣言刺在身上;刺青漸漸成為一種文化,人們各種各樣的原因,沒有孰好孰壞,只有人們如何互相看待、尊重。

自從震驚社會一時的台北捷運隨機殺人事件發生之後,人們的口中開始大量出現幾個詞彙:『反社會人格』、『預防性羈押』等等,然而所謂『反社會』這樣的心理/社會現象,真的可以如此單純的一概而論嗎?

6410998.jpg

(台北捷運隨機殺人事件,照片來源

(以下論述並非就此單一事件做針對性分析,而是對大現象的開放性討論。)

反社會,是人格,還是選擇?

人格是為天生,並綜合後天經驗所造就。而所謂的『反社會』傾向,究竟是由天生的性格決定,還是後天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