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魯謬謬 Monday NOT Blue_02 ▍ 過好日子、把日子過好:外省第二代女性落地生根的家

「過好日子,把日子過好。」

有的時候,事情只要換位另一個角度思考,就會有截然不同的感受跟理解,也會有完全不同的人生。

民國76 年解嚴之後,雖然開放可以回大陸探親,但外省第一代已經回不去了,過去的家已經人事全非,到凱凱這些外省第二代時,也就覺得沒什麼差別了,不會再覺得該「回去」哪裡、該「去」哪裡,反而是台灣這片土地才是成長的家,家人們都在這裡,這也就是家了。人們因為時局而相聚在這裡,小老百姓的,也只是希望努力把生活過好,衣食無缺,代代相傳。不管未來如何,會往哪裡或該往哪裡去,也只是希望我們兒孫在這塊土地上過好日子、把日子過好而已。

「人吃人」的遊戲世界,你會選擇怎麼玩?

「假如一個人只是希望幸福,很容易達到,然而我們總是希望比別人幸福,這就是困難所在,因為我們總把別人想得過於幸福」– 孟德斯鳩

一開始只是個小小的細胞球,不斷吞食比自己小的細胞球為食物壯大自己,設法爬上食物鏈的頂端。 虛擬遊戲可以重新開啟,但在不能重來的遊戲中,你會選擇怎麼玩?

我們都不好啊!在活著的戰場上危在旦夕

「什麼時候你會覺得,活著真是太好了吶?」

大橋下、河岸邊,川流總是帶走了一個又一個的世代,送走了每個人僅有一次的、晦暗又美好的「青春」。“沒有夢想的時代,我們要怎麼活下去?“,這是電影《 我很好 River’s Edge》中對90 年代青年的註解,對應當今的魯蛇世代,每個時代的慘綠少年們總不斷墜落在不同層次的泥沼當中,成為自我與成人口中的「一灘爛泥」,或是數年後帶著一股揶揄解嘲地說到「好青春吶!」。

【食日談】之三、形形色色的飲食習慣

潔絲慕音的三本著作《眾神的食物:食氣一~三部曲》和節目《60分鐘》,前後兩者皆廣為流傳。針對人類不進食究竟能否存活這個問題,採取什麼立場倒是其次,在認識了食氣者這門學問後,能夠從中學習的其實是內觀以及感受的重要性。因此,執著於「進食、不進食」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體悟生命中的自由與恩典,將體悟的快樂轉化為令身心飽滿的能量。

《謬謬談》|食日談 _02:談在地與世界的特色飲食與迷思

久違回到曾熟悉的場所、看見曾熟悉的風景、聽見曾熱愛的旋律時,視覺、嗅覺、聽覺的記憶被重啟,便使人不由自主地更加眷戀這些當下。味覺的記憶也相同,每個人的腦海裡,都存在一種最熟悉的口味,深深烙印在舌根,一旦碰觸到這些熟悉的感官記憶,就有如回到身體的家。人們透過口味連結自己的族群,認同自己的故鄉,而這份感官的習慣也深深影響了飲食文化的傳播。

傳統技法譜出人體精妙樂章,火燒島吉他手兼整骨師呂玠寬專訪

「既然還活著就去做一點有意義的事。」

不停歇的重節奏,嘶喊、演奏著心中狂熱,如其團名,以彷彿要燒起整座島,氣勢猖狂的姿態演奏著,為受壓迫的人們喊出他們心中冤屈與苦楚。這是火燒島,曾發行兩張專輯,是在台灣獨立樂界名聲響亮的重金屬樂團。

而呂玠寬是火燒島的吉他手,同時也是骨氣工作室的整骨師傅。不論之於樂團或工作,不論在樂句裡、在人體脈絡中,他都擁有一股專注的力量,走出令人舒暢的旋律。

生而為人之愚蠢,荒謬事件中窺見眾生百態

《愚行錄》改編自貫井德郎的同名小說,透過多視角手法,勾勒出事件的輪廓,故事的觀看角度,除了電影中人物不同立場產生的看法外,觀者也因為己身的立場,生成全然相異的思維。

佛家論娑婆世界,謂眾生於五蘊法中,妄記我依色、受、想、行、識五蘊和合而生,眾生相就是不同種類人們的面貌。正因為有了「我」相,因而有了你、他、大眾、空間、時間、世界、生與死,一切的來源於「我」。

平凡日常的生存之道:UEDA-Cho式的生活哲學

如何在千篇一律的日常生活景色中建構自己的世界,在日本已逝攝影師植田正治(Shoji Ueda)的創作中,我們能夠看到答案所在。

終其一生都在家鄉拍攝,看似枯燥乏味的場景,在植田眼中卻是最美好的舞台,每的畫面中的人物呈現的疏離感,又是最真實樣貌的瞬間。比起同期更為人知的重量級人物森山大道作品的粗野狂放,同樣是在紀實間尋找靈魂與真實世界的關聯性,植田正治恍惚恬淡的影像世界,更引人進入一種存在於世界上的荒謬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