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家庭屍篇》:非主流惡趣味的異色「多元成家」

提到西方妖魔,無法不提吸血鬼;而提到吸血鬼又無法避談其對立種族:狼人。也許是憑藉無邊想像力撰寫而成的虛構故事,也許是現實文獻的流傳記載,實實虛虛,虛虛實實,這些非人物種緣由的真偽,早已在錯綜複雜的穿鑿附會,以及加油添醋中撲朔迷離,更加不可考;我們唯一能確信的是,綜觀東西世界,鬼怪妖魔至今仍是經典雋永的題材,為眾人所追捧,仍然不絕於文學作品或是大螢幕之中。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03-%e4%b8%8a%e5%8d%881-29-02

(暮光之城系列,曾又一度令吸血鬼以及狼人的題材引起熱議。)

翻開漫漫電影史,想看濃情蜜意的跨種族戀愛,有風靡萬千年輕少年少女的《暮光之城》系列,想看血脈賁張的打鬥廝殺,有《決戰異世界》系列。雖然題材不盡相同,還是可以發現主流的商業大片中,主角總是站定「人類本位」的位置,以「人」的目光,來看待這些與自己不同的物種間的愛恨糾葛。

當然也有像《夜訪吸血鬼》中路易這樣的角色,雖然已是吸血鬼之身,卻還未泯滅人性,夾雜在特殊的兩個身份之間,深刻地探討自身的存在以及差異的細膩之作,但若是想要更為了解吸血鬼,卻好像又有那麼些隔靴搔癢之感。

吸血鬼的真實樣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呢?也許看完《吸血鬼家庭屍篇》後你會得到和以往不同的見解和答案。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03-%e4%b8%8a%e5%8d%881-29-16

此作以偽紀錄片方式呈現,貼身採訪的拍攝手法,開放式的台詞和演出,帶領觀眾在吸血鬼的行事準則以及生活哲學之下,一窺四位「資歷」各有深淺的吸血鬼的同棲生活。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03-%e4%b8%8a%e5%8d%881-29-27

Viago,379歲,由編劇和導演之一的Taika Waititi演出。斯文又多情,卻又有些神經質、一板一眼。在眾人之中扮演類似斡旋者的角色,主持室友會議。曾經愛上一個十八歲少女,為了求愛跟隨她的腳步來到紐西蘭,孰不知由於僕人寄送棺材時選錯了資費,使他晚了18個月才抵達目的地,也因為這樣的耽誤,意中人也已投入他人懷抱。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03-%e4%b8%8a%e5%8d%881-29-36

Vladislav,862歲,由編劇和導演之一的Jemaine Clement演出。奔放粗獷的中世紀吸血鬼,近女色好肆虐,甚至擁有一間專屬的刑房。思想古板又封建的他,主張他們應該養些奴隸為他們效勞。號稱自己變成吸血鬼時才16歲,但看看這外貌便能拆穿這荒謬的謊言。負責的家務事為吸塵、掃地、拖地以及回收垃圾。

順帶一提,愛爾蘭小說家Bram Stoker便是以Vladislav作為其小說《吸血鬼德古拉》中德古拉的原型。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03-%e4%b8%8a%e5%8d%881-29-47

(吸血鬼文化中無人不知的德古拉,便是以15世紀真有其人的瓦拉幾亞大公爵Vladislav III為原型。)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03-%e4%b8%8a%e5%8d%881-29-57

Deacon,183歲。性格暴躁,曾經入過納粹黨,在二戰時期希特勒底下的吸血鬼軍團工作。酷愛織毛衣,閒來無事織針便不離手。以前被現任室友Petyr咬了之後而成為了吸血鬼。Deacon以永生的條件做為交換,雇用了一個僕人Jackie。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03-%e4%b8%8a%e5%8d%881-30-07

Petyr,8000歲。是四人中最為年老的吸血鬼,也許因為如此,其外貌上與人類相差甚異。沈默寡言,已經不常和團隊一起行動,幾乎都在地下室的石棺中休眠。

個性各自迥異的吸血鬼們就在各種陰錯陽差的情況下,共組了這樣的「非主流」家庭,在跟隨著拍攝腳步貼近他們的生活時,我們可以看見劇組編排了各種充滿詼諧甚至是惡趣味的黑色幽默。諸如定期召開訂定生活公約的室友會議;在漫長的吸血鬼生涯中,在人類社會所留下的足跡;進食前,預防弄髒屋中家具的準備工作,所有的笑料都不著痕跡,卻也精彩萬分。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03-%e4%b8%8a%e5%8d%881-30-16

負責清洗碗盤餐具的Deacon已經五年沒落實分配工作,而遭到Vlad的怨懟:「那些五年沒洗,堆積成山的碗盤讓我每次帶人回家時都很沒面子。」

Deacon:「反正你帶回來的人,還不都是要吃掉的。」

「嗯……說的也是。」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03-%e4%b8%8a%e5%8d%881-30-27

(幹盡狗屁倒灶事情的Vlad,在人類世界中留下大量的足跡)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03-%e4%b8%8a%e5%8d%881-30-38

沒有殘暴的茹毛飲血畫面,只有為免傢俱沾染到血跡,而細心鋪墊的報紙,但總還是會有失誤的時候:「該死,我咬到大動脈了……」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03-%e4%b8%8a%e5%8d%881-31-02

(由於無法在鏡中看見自己,因此需要借助夥伴的肖像畫才能得知自己現在的樣貌)

拜影視作品和文學故事所賜,大眾心中對於吸血鬼都早有或深或淺的瞭解和認識,也正因為有了這樣的基礎,此作中所有看似瑣碎無意義的生活大小事,才得以輕易地得到觀眾的共鳴,進而以更深入的形象刻畫達到那些我們從未想過的顛覆。

這還沒完,因為電影的公式告訴我們,凡是團體都會透過他人的闖入、介入,產生質變,開創出新的局面。在某次陰錯陽差的失誤之下,原本應該被眾人當成食物的年輕人Nick,卻被Petyr咬中後成了吸血鬼的一員。面對這個極度年輕的新夥伴,眾人的態度各不相同,但是Nick的好友,木訥的Stu則大受他們喜愛,甚至因此破格為了他修改公約的第一條:不准帶人類進屋。身為電腦工程師的Stu為吸血鬼們展示的是他們不熟稔的現代科技,世代的隔閡再度帶來了許多笑料。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03-%e4%b8%8a%e5%8d%881-31-14

例如Viago與久違的老僕人以通訊軟體進行視訊,或是大家一起上YouTube看日出影片(因為無法曬到太陽)。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03-%e4%b8%8a%e5%8d%881-31-28

(Stu教導Vlad如何以數位相機自拍)

其他還有諸多意想不到的笑點就待諸君自行在影中挖掘了。

前面提到只要提到吸血鬼,必會提到對立的狼人種族,這部深度剖析吸血鬼文化的作品中當然也不會讓他們缺席。滿口操著冷笑話的狼人活脫脫就是一群呆傻呆傻的愣頭青,原本應該劍拔弩張的形勢,突然變得像是一群童心未泯的青少年在互相叫囂,演釋了一種與以往電影中完全不同的世仇關係。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03-%e4%b8%8a%e5%8d%881-31-36

生活在人類的社會中,狼人和吸血鬼一般都有無法為外人所道盡的苦,他們為免情緒過於激動而變身,立下不少規章,諸如不可以罵髒話。要是真不小心變身時,還會慌忙地脫下衣服,以防衣服被脹破。

最驚喜的是,除了狼人以外,還有更多無法見光的種族,如殭屍、女巫在這部作品中皆有著墨,這才意會到片名的《What we do in the shadow》,取名之精準令人讚嘆,令觀者得以窺探到主流鬼怪片中,除了「狩獵人類」或是「被人類狩獵」等過度簡化的身份分野之外,也是有其獨特血性以及行為準則,可能是我們平時不曾深入思考過的。在觀影的過程中因為諸多笑料而捧腹的時候,卻還是能嗅到些許嘲諷、批判的酸味,如為了得到永生,而甘願為吸血鬼為僕,助他們殺害同類,做出背德行為的人類,比起「信耶穌得永生」,他們更願意「信吸血鬼得永生」。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03-%e4%b8%8a%e5%8d%881-32-03

在一次的和狼人的衝突中,Stu不幸被咬中,眾人皆以為他死去,並為其哀悼不已,孰料某日應該死去的他,竟再度出現在眾吸血鬼面前,身後跟著的竟然就是與其衝突的狼人群,原來Stu非但沒死還因此被感染變成了狼人!好在由於大家對於Stu的喜愛,使Stu得以成為兩個世仇種族間的橋樑,彼此協調妥協,漸漸放下成見,化干戈為玉帛,進而一起生活,成就了異色調詼諧的「多元成家」光景。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03-%e4%b8%8a%e5%8d%881-32-14

整部片中並沒有什麼特別安排的主線劇情,也沒有什麼艱澀的價值道理,只有由眾多的大小瑣事堆疊而成的日常生活,不僅不會令人感到繁瑣,甚至讓人覺得豐盈飽滿,獵奇的恐懼和荒謬的幽默之間保持著絕佳的平衡,實屬黑色喜劇,乃至吸血鬼次文化作品中的上乘之作。

——

延伸閱讀:

《背離親緣》:背離家庭想像的孩子,是疾病還是身份認同?

吉田修一《東京同棲生活》 :你敢直視嗎?這安逸皮囊之下的瘀血爛肉

拉斯馮提爾《厄夜變奏曲》:讓天使走入人群,人類便能集體創造地獄

伊坂幸太郎《魔王》:魔王來了,你聽見了嗎?

《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只需要一次眼神交會,你會明白這是我愛你的方式

——

Credit——
撰稿 | 49

作者: Mummum Zine

謬誌茗,荒謬人生的生活日誌。 「每一個事件發生的當下,都可豁然超脫看待,悠然品茗,得趣在山水間,放懷於天地外。」 謬誌茗,荒謬人生的生活日誌。 「每一個事件發生的當下,都可豁然超脫看待,悠然品茗,得趣在山水間,放懷於天地外。」 謬誌茗刊物 Mummun Zine 開始於 2016 年七月,分為線上誌,及紙本季刊。尋找一種感覺,希望生活更美好,並在溝通的過程中,期待談笑有鴻儒。 紙本刊物每季發行,online zine@ www.mummumzine.com Monday 忙點設計 Tuesday 挑點藝術 Wednesday 玩點音樂 Thursday 特點文學 Friday 放點電影 WeCan 好好生活 / 刊物本身為免費刊物,每季出刊,每期限量五百本,欲索取擺放店家,需支付運費150元X4(一年),每季可得十本,歡迎欲索取擺放店家踴躍來信。 / 店家或品牌採訪之合作邀約、講座、課程邀約、活動提案等,歡迎私訊FB粉絲專頁或來信與我們行銷團隊聯繫。 官方聯繫信箱mummumzine@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