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與哀愁的載體,女伶與她們高歌的靈魂

「Billie Holiday是爵士歌手的先驅,當我們失去她時,我們失去了之前從未擁有過的東西,我相信,她離去後,我們也再也無法擁有了。」–B.B King

20世紀以來的美麗與哀愁,在美國爵士樂流行歌手Billie Holiday死後,留給後人的是她強烈的聲樂風格及音樂靈魂,以及她的另外一個名字「Lady day」。Billie Holiday與Ella J Fitzgerald、Sarah Vaughan齊名為爵士三大女伶,公認為20世紀最重要的爵士樂歌手之一。 她們都活在一個對種族充滿歧視與偏見的年代,三位同為黑人的女伶,都是用音樂對抗一個由權力與不公操控的世界。Billie Hoilday帶著悲慘童年與戲劇性的人生歷程開啟她的歌唱之路;一度無家可歸的Ella  J Fitzgerald也是在多舛的少年時期因緣際會成為爵士樂第一夫人;被形容具有20世紀最美妙的聲音,Sarah Vaughan雖然沒有悲慘的際遇讓她的聲音染上憂鬱色彩,但她可以說是天才型的人物,渾厚的嗓音與寬達四個八度的音域,華麗的聲音境界,依然為時代留下了一抹指標記憶。

Billie Hoilday:Lady Day (1915-1959)

BillieHoliday-2

比起其他兩位爵士女伶,Billie Holiday其實並沒有十分出色的歌喉,但滿溢的強烈情感及其滄桑且淒美的唱腔,完全蓋過了音色本身成為焦點,形成她自有獨特的聲樂藝術。操縱字彙與節奏,並任情感玩弄節奏,拖拍、搶拍,她開創了一種情感式的歌唱方式,一種更加個性化與人性的演唱技巧與呈現,後輩們也廣為效法。Billie Holiday在1935至1942年間的歌曲,被認為是當代美國爵士樂的風格代表,歌迷形容她是一個「把心都唱出來的女人」。

背負著無盡痛苦與悲傷,生於1915年的Billie Holiday,出生時父母都還只是未成年的孩子,在缺乏關愛與父母的暴力陰霾中生活,10歲時的她因慘遭強暴飽受歧視,接著又被賣為雛妓,年幼時的她嘗遍了人生苦澀。但在音樂的世界裡,她找到了出路,在藝術的世界中沒有歧視,而且音樂是不分種族的。即使當時的整個世界對有色人種種種打壓,Billie Holiday的音樂在美國哈林區已是眾所皆知,歌迷為這位年輕貌美、歌聲動人的女歌手取了暱稱「Lady」,之後她的好友將其改為「Lady Day 戴夫人」。但悲劇沒有離開這位女伶,多次情場重創與逐漸下坡的事業壓力,淒愴的歌聲也隨著酗酒與毒癮而越來越沙啞嗓, 短短四十四歲的生命因酒精中毒身亡,死於肝硬化併發症離世。

Billie最為人知的代表作品之一《Strange Fruit》,歌詞源自詩人Lewis Allan,這位熱愛音樂、文學,並且關心政治的老師, 基於反種族歧視的思想下描寫出野蠻種族主義的這首詩,並且譜了曲子, 獻給 Billie Holiday。這首歌曲控訴南方白人雇主對黑人動用「私刑」( lynching )的殘酷事實,許多黑人被活活鞭打凌虐,甚至截肢,吊掛在樹上而死,這樣的現象在當年非常普遍,基於對黑人的歧視,地方白人政權與市民都會姑息養奸、息事寧人。由於父親也是歧視下的犧牲者,Billie對於這世界之不平等充滿了憂傷的嘆息,即使《Strange Fruit》牽動了所有聽眾的痛苦,廣播電台仍抵制發布任何關於南方境內私刑的消息,好在Commondore 唱片公司為Billie 灌製發行這首歌,Billie也是難能可貴登上時代雜誌封面的黑人女歌手,在此之前,時代雜誌從未刊登黑人的照片。

 

Southern trees bear a strange fruit 南方的樹上結著奇異的果實
Blood on the leaves and blood at the root 鮮血沾染葉子、流滲到根部
Black bodies swinging in the southern breeze 黑色的軀在南方微風中擺盪
Strange fruit hanging from the poplar trees 白楊樹上掛滿了奇異的果實
Pastoral scene of the gallant south 在南方壯麗的田園光景之中
The bulging eyes and the twisted mouth 迸出突出的雙眼與扭曲面容
Scent of magnolias, sweet and fresh 木蘭花的香氣這樣甜美芬芳
Then the sudden smell of burning flesh 卻參雜著燒焦後的腐肉臭味
Here is fruit for the crows to pluck 烏鴉啄食著這顆奇異的果實
For the rain to gather, for the wind to suck 任憑風吹雨打艷陽灼燒侵蝕
For the sun to rot, for the trees to drop 隨著樹幹傾斜而低垂其枝枒
Here is a strange and bitter crop 真是奇異且苦澀痛苦的果實

 

49ec199188d4c

(1930年8月7日,兩名黑人(Thomas Shipp and Abram Smith )遭受白人動用私刑而死,圖片出處

 

Ella J Fitzgerald:Lady Ella (1917-1996)

normal_Ella_Fitzgerald

同樣描寫20年代美國南方黑人在壓迫困頓與痛苦環境下求生存的歌曲《Summertime》,原本是一首搖籃曲,也是第一部以黑人生活為主題的歌劇《乞丐與蕩婦》 (原名:《Porgy and Bess》)中的名曲,由知名作曲家George Gershwin於1935年所創作,劇中刻劃了白人壓榨黑人的時代背景,黑人男性在白人的棉花田工作,黑人女性通常則在白人家做幫傭,階級與種族間的隔閡深深根植在當時的美國。《Summertime》的歌詞,劇中是一個年輕黑人奶媽哄白人嬰兒睡覺時所唱的搖籃曲,愜意的歌詞帶著諷刺的憤怒與悲哀,白人壓榨剝削之下,黑人奶媽面對無辜的白人孩子,卻還是對種族與階級間的隔閡感到深沈悲傷。許多爵士樂手都翻唱或演奏過這首歌,其中還包含了後來60年代的嬉皮女歌手Janis Joplin。「爵士第一夫人」Ella J Fitzgerald橫跨三個八度音階的歌喉,純潔音色及近乎完美無缺的分節和音準,而Ella演唱的版本也為George所讚嘆。

「直到Ella演唱了我們的歌,才知道我們的歌竟然這麼棒!」—作曲家George Gershwin

(Ella Fitzgerald & Louis Armstrong – Summertime最為人知的版本)
9753_1
(《乞丐與蕩婦》歌劇中,黑人奶媽照顧一個白人嬰兒時所唱的搖籃曲)
Summertime, 夏日時光
And the livin’ is easy 日子舒服好過
Fish are jumpin’ 魚兒在跳躍著
And the cotton is high 且棉絮漫天飛Your daddy’s rich 你爸爸很有錢
And your mamma’s good lookin’ 你媽媽長得又漂亮
So hush little baby don’t you cry 所以孩子啊你就別哭了吧One of these mornings 有那麼一個清晨
You’re going to rise up singing 你會哼著歌曲醒來
Then you’ll spread your wings 你會展開你的羽翼
And you’ll take to the sky 飛向天際But till that morning 但那一天還沒來之前
There’s a’nothing can harm you 沒有什麼能傷害你
With daddy and mamma standing by 因為有你的爸爸媽媽挺著吶!

(Janis Joplin的版本)

Sarah Vaughan:The Divine One(1924-1990)

vaughn_sarah_SV039_RT1_940px_crop_767_431_0_0_0_90___586

被稱為「上帝的禮物」、「天使的聲音」,Sarah Vaughan擁有全世界最棒的歌唱天賦,也是最譽為最具天賦的爵士女伶,從小就在幸福與充滿音樂的環境成長,父親是個彈了一手好吉他的木匠、母親則是唱詩班歌手,7歲就開始學琴的Sarah,自青少年起就在教會擔任電風琴手與唱詩班的主角。青少年時期就因《Body and Soul》一曲在比賽中成名,很快地開啟她的演唱生涯。

四度失敗收場的婚姻,Sarah Vaughan擁有美好嗓音,卻還是在愛情中滄桑,加上不穩定的經濟狀況,菸、酒精、毒品依然伴隨著她,雖然沒有直接影響到她的歌喉,她於六十六歲死於肺癌。Sarah Vaughan版本的Summertime用她渾厚的嗓音,如樂器般的聲音詮釋。

 

在種族爭議從來沒有停止過的美國,積極投入黑人民權運動,且被譽為靈魂教母的Nina Simone(1993-2003),也曾表示自己受Billie Holiday影響深遠,自幼就是一位出色的音樂家與古典鋼琴家, 但因身為黑人而被音樂學院拒絕入學。自從她因演唱成名後,開始努力為黑人發聲,在舞台下是個畢生都替黑人爭取權利的人權鬥士。 低沈沙啞且充滿個人特色的聲音,磁性且富深沉的情感,強烈的靈魂讓她也成為了20世紀最鮮明獨特形象。Nina認為「爵士」是白人替黑人音樂的劃分命題,音樂是沒有界線的。

Nina_Simone_700

(Nina Simone勉勵黑人不該因膚色而自卑)

「藝人有責任呈現當代現況,我們還在為正義自由奮鬥,我們身處在世界上最禁錮的國家,現在受到監禁的黑人比1850年的黑奴還多。」–Nina Simone

 

走過歷史,至今不公與偏見仍存在於社會當中,這些演唱著美麗與哀愁的靈魂只留給後人無限的美好。好在當代依然可在英國猶太歌手Amy Winehouse(1983-2011)與許多創作女伶身上,聽見這些經典女伶的再現,甚至更加熔鑄新的世代靈魂,她們用聲音繼續控訴或描繪著許多不公與苦痛,帶給世人更多的反思。雖說,悲劇總是同時侵蝕著她們,伴隨著世人眼光窺探其黑暗的人生,同時也在剝削者與被剝削者關係的建立當下同時發生,或許這就是擁抱天賦的詛咒或是宿命吧!依然感謝世界上這些美好的音樂,所帶來的情感情緒,如同Ella  J Fitzgeraldn所說:「世事多紛擾,還是聽音樂比較好!」。

credit–

撰稿|Emi Yeh

封面照片取自《Porgy and Bess》

作者: MELOZINE 迷樂誌 by Mistypure

MELOZINE 迷樂誌 by Mistypure 音樂的創作工程,既含偏執的理性,亦有靈魂的詩意。MELOZINE冀望為你回溯,在弦律進入你的耳朵之前,歷經的漫漫長路與故事。以文字的力量,與台灣多元的音樂型態對話,透過專訪及整合介紹,領你一同墜入弦律的迷人空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