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的武士》:精心包裝「復仇」之名,所有寂寞的靈魂都渴望出口

 

ya1

劇情大綱:

五年之間,每日反覆聆聽著亡妻久子生前最後一通電話答錄的懦弱丈夫健一(堺雅人飾演),決意向當初撞死妻子逃逸的極惡之人木島(山田孝之 飾演)報仇,以「殺了你後,我再自殺」的預告信在亡妻五週年的忌日當夜手刃仇人。

ya2

意外撞死久子後逃逸的小林(左,綾野剛飾演)以及木島(右)

ya3

布丁,一種主要以雞蛋和奶黃製成類似果凍狀的點心,英文的口語上亦可用來形容肥胖且遲鈍的人,跟普世印象中的武士形象有著極為強力的對比。

總是被禁止嗜食的布丁,是健一對亡妻強烈又具體形象化的思念。

(以下含嚴重劇透,閱讀前請自行斟酌)

剛開始以為「武士」是一部以復仇為探討主軸的作品,結果不然。

整部戲中找不到太多刻意煽情的催淚橋段、令人血脈賁張的復仇對決,反之,只有大量令人直呼荒唐的對話以及行為。劇情推移的背後也鮮有背景音樂的陪襯,但也正因如此,觀者們才得以心無旁騖地感受整部片散發出濃稠的孤獨氛圍,所有乍看之下毫不符合理性邏輯的安排,也都能在細細咀嚼後直逼觀者內心。

整部戲一開始就已經時間軸上定下了明確的目標,也就是事發之後的五週年之際:8/10,健一所預告的復仇之日。在這段「主線劇情」到來之前,劇情只是緩慢平淡地揭露以及鋪陳所有劇中角色及其身邊人物的日常行為以及性格特質。

ya4

「晚安。」——木島

「晚安。」——健一

雨夜中的對決是整部戲的高潮,也就是片名中所指的「那一夜」,不管是一直以來被健一的恐嚇信件困擾已久的木島,還是決心報仇的健一都終於迎來了正面對決的機會,這是兩人心中都期盼著的日子。

大雨之中,木島依然不改輕浮的態度,好整以暇地打著傘,一派坦然。反觀健一則穿戴著淋濕後更顯厚重的外套和眼鏡,怯懦畏縮的樣子和木島在個性上以及心境上有著鮮明的對比

ya5

怯懦的健一率先拋開了手中的利刃:「在日本的法律下,只要殺了兩個人便一定會被判定死刑,殺了久子再殺了我的你一定會死,這就是我的復仇。」

「我沒有膽殺死你,但我願意犧牲我的性命讓你被處以死刑」,武士道殺身成仁精神此刻終於鮮明地被破題點出,健一軟弱了一生,唯獨在今夜化成了決意赴死的武士。如此執念,極惡如木島也不禁面露懼色,只得慌忙扔棄刀子。這場決鬥沒有拳拳到肉的武打,也沒有義憤填膺的控訴,只有兩個在爛泥濕地裡不斷糾纏扭打的男人,還有一聲聲難以入耳的尖吼。在片中一直內斂木訥從沒大聲說話過的健一,在此刻終於得以宣洩出這五年來所有的情緒,雖然滑稽甚至不堪入目,但是卻顯得實際且真實,而真實自有萬鈞之力,令人不禁為他的魄力所震懾,呼吸困難。

ya6

「你活得真的是太沒有價值了。」

對決過後,健一拿出長期跟蹤的筆記,唸出了木島這段日子以來日復一日吃過的每一餐超商食品以及遊手好閒的每一天。即使心知肚明的木島,被揭露了這樣可悲的人生必定也有所動搖,「所以呢?」即使不改逞強本性說著「所以呢?」,臉上的神情卻也已經出賣了他。

ya7

「這故事從最一開始就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這句看似瀟灑輕描淡寫的話語其實才是最具份量的復仇,也是對自己跳脫這場輪迴最沉痛的救贖。

對外,一段復仇需要加害者與被害者才能算是成立,不管是加害方的木島還是被害方的健一,都需要對立的施力點存在,來承載自己所有的一切才得以有立場,有了立場才得以有身份。若果本應在意加害者的被害者,竟對加害者不以為意,那麼這段復仇中的所有立場和身份也都無以成立。

對內,唯有為事情做個了斷總結,並正視其實所有沈淪的理由和後果都是自己所選擇的,才是真正的結束。情緒沒有了出口,當然便也無從施力。

這也是到後來為什麼在這段復仇之中,健一需索木島的理由看來也不全然是滿滿的憎恨之情,卻也有著喪妻之後隻身的孤寂。

這場決鬥的最終就在木島接到友人唱KTV的邀約電話離去後結束,依然如此矛盾荒謬,不過與其突然如迴光返照的改邪歸正,筆者卻認為這樣的安排才貼切符合木島的角色設定和思維。

ya8

「因為木島需要我。」——小林

「有人陪著真好。」——小警衛

「我不想孤單一個人。」——星哥

這部電影的核心價值很大地是體現在所有劇中的配角之上,不管是一開始和木島一起肇事逃逸的小林、疑似洩了木島殺人往事底而被暴揍的星哥,還是被木島威脅而致失身的小警衛。他們以各種不同的考量,以一種無法明言的默契圍繞著木島所行動,而到底為什麼這些看似屈服於淫威之下而繼續待在其身邊的配角們卻又都顯得如此溫順且心甘情願呢?

ya9

「別一副受害者的臉。」——木島

這句出現過不只一次,看似無賴至極的台詞,竟如同一把利刃一般,殘酷地劃破了身邊所有人的偽裝:「當巨大的事變突如其來地降臨在百無聊賴找不到價值的人生之中,不管是禍是福都是一種新鮮的刺激,也是可遇不可求的轉機,與其說這些人在尋找自己的價值,倒不如說他們在『刻意地創造』自己的定位和價值。」「你們也只是依附我來得到新鮮,創造自己的角色定位,進而填補自己空虛寂寞的內心。」也就是因為這樣,所有理應看似荒謬的理由忽然都正當了起來,原來即使在孤身一人和相伴惡人之間,人們還是可能因為捱不住孤寂而選擇他人的陪伴,不然何以小警衛面對木島的威脅的當下不選擇馬上逃避,荒謬地站在原地一股腦地傾訴自己無從宣洩的生活和心事?

因此在我看來木島其實是整部片最清楚自己定位的角色,彷彿以超然的視角冷眼看著眾人,他知道縱使理性上看似萬般不情願,感性上他們依然必須攀附著他,無法自拔。而當然木島自己想必也有「被需求」的「需求」,深諳遊戲規則卻又無法抽身其中,人生之中最矛盾之事也莫過於此,原本看似毫無人性的木島也就這麼悄悄地滲出了那麼點人味兒,雖然片中次數不多卻也足夠令人印象深刻。

ya10

「妳為什麼做這行?」

「因為無聊,生活真的太無聊了」

其他一閃而過的配角,如因為生活太過於無趣而出來工作的應召女(安藤櫻飾演)也都可以窺見,原來這部戲雖然以復仇的名義包裝,但骨子裡講的卻都是同一個故事:所有寂寞的靈魂,不同的樣貌以及出口。

ya11

「我終究沒有膽子和能力為妳殺人報仇,但至少我能開始遵守和妳的承諾。」

迎來決鬥終結的健一回到家中,在最後一次聽過一次久子最後的留言之後斷然將之刪去後,遵從了亡妻最後留言中別再吃布丁的要求,打開了最後三個布丁一一倒在身上後碾碎搗爛。滿臉全身糊滿黏膩殘渣的健一看著手中最後一個布丁終於猶豫了:這是最後也是真正的道別了。終於,在涕泗和糖蜜縱流之間,健一露出了微笑,而電影也在此處戛然而止,還有什麼比這個還更深刻的道別和救贖?

Credit——
撰稿 / 49
圖片來源:網路、正版DVD

作者: Mummum Zine

謬誌茗,荒謬人生的生活日誌。 「每一個事件發生的當下,都可豁然超脫看待,悠然品茗,得趣在山水間,放懷於天地外。」 謬誌茗,荒謬人生的生活日誌。 「每一個事件發生的當下,都可豁然超脫看待,悠然品茗,得趣在山水間,放懷於天地外。」 謬誌茗刊物 Mummun Zine 開始於 2016 年七月,分為線上誌,及紙本季刊。尋找一種感覺,希望生活更美好,並在溝通的過程中,期待談笑有鴻儒。 紙本刊物每季發行,online zine@ www.mummumzine.com Monday 忙點設計 Tuesday 挑點藝術 Wednesday 玩點音樂 Thursday 特點文學 Friday 放點電影 WeCan 好好生活 / 刊物本身為免費刊物,每季出刊,每期限量五百本,欲索取擺放店家,需支付運費150元X4(一年),每季可得十本,歡迎欲索取擺放店家踴躍來信。 / 店家或品牌採訪之合作邀約、講座、課程邀約、活動提案等,歡迎私訊FB粉絲專頁或來信與我們行銷團隊聯繫。 官方聯繫信箱mummumzine@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