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chary Widgren:古怪的藝術語言,奇異的人生體驗

Zachary Widgren(或是LALA EATS LALA),是一個風格前衛的地下藝術家,來自美國田納西州,東部的諾克斯維爾,又名大理石城。他的藝術作品非常精細,經常出現語言、符號,和其他隱含的意象。

mummumartistprofilepic

(Zachary Widgren)

精緻的質感和他對細節的注重,使他的作品充滿奇異的吸引力。

Zachary的作品曾被收藏在University Center,Zachary也曾在Milk Magazine和Collectif lifestyle magazine接受專訪。

謬誌茗刊物九月號主題是【台灣在地文化情】,而在Zachary的創作,時常可見一些台灣本土文化的元素做創作,美國出生的Zachary也曾在台灣居住,在他眼裡的台灣會是什麼樣子呢?

mummum_lounge

(Zachary Widgren:lounge)

請問您為什麼來台灣?你來台灣做什麼?為什麼選擇台灣?

我常被問到這個問題,所以我會簡短地回答。便宜的健保、物價低廉,和正在成長的藝術前景。總而言之,對於渴望發現新事物的年輕人來說是個非常棒的城市。

您喜歡台灣嗎?台灣文化最吸引您的地方是什麼?

我愛台灣,但當然,世界上沒有完美的地方。我認為這個國家的生活品質比大部份我所住過、旅行過的地方都來得好。我並不是以一個外國人的身分說這句話,而是我觀察這裡的年輕人後感覺到的。台灣是個非常適合揮灑青春的地方。而且知道這裡是個不需要花費半生積蓄就能看醫生的地方,我認為這裡非常適宜人居。

可否用幾句話描述您認知中的台灣?

我感覺台灣是個不斷求進步的地方,人們普遍都很親切而且自然地對待我。
許多不同的生態環境和特別的節日,讓這座小島值得一再探索。而且你可以在這個蓬勃發展的城市裡製造珍貴的記憶。我想臺灣很有機會成為像柏林、紐約那樣偉大且富有創造力的文化融爐。

如果當地的年輕台灣人和外國人,在共同成長和分享的過程中,一直維持樂觀的觀點,就能創造很好的經驗。雙方都需要開放的心胸,互相傾聽,這樣一切都有可能。

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原本想搬到北京、首爾、香港或是東京的人們,都開始被台北吸引。台北就像一個嶄新的調色盤,也是讓我來到這裡的原因。

mummumartshowfun

(Zachary Widgren with artists in Naked Gallery)

您在台灣從事藝術創作及設計工作時,有遇到什麼特殊的經歷嗎?

是啊,我曾經辦過一個畫展,在台中的Naked Gallery,在展覽期間,我們決定要來破壞一些作品,同時也讓別人跟我們一起做這件事,結果我們所有人在吵鬧的音樂和笑聲之中玩開了。我喜歡讓藝術成為一種經驗,讓當地人跟我們感受到相同經驗,這樣工作起來感覺很棒。那個畫廊的人們超有啟發性,他們就是在那裡生活,做些不同的作品。如果你有機會去台中,去看看他們吧。

您覺得台灣的視覺設計及藝術創作與西方國家沒有什麼差異?您對台灣的文化在視覺設計及藝術創作什麼看法呢?

當然有很多不同。整體來說,我常覺得自己沒辦法和大家打成一片。這裡有這麼多有才華的人,創作優秀的作品,有時候卻很疏離,而且傾向只專注在自己身上。如果這是個誠懇的智庫問題,我會回答,無論去到這世界上每個地方都會遇到很糟糕的人。

當一個人去到很多很酷的事情正在發生的城市裡,他們才會開始了解到自己不是最厲害的,開始覺得心懷謙卑地工作很重要。如果人們能在追求們想要的,和互相尋求靈感,記得謙遜和合作精神,就能做出很棒的作品。不要再想別人不幫助你,而是自己開始實踐自己想要的。不過我不太確定是否有回答到這個問題。

mummum_tingboosong

(Zachary Widgren:TingBooSong)

以一個外國藝術家的身份,在台灣創作的日常生活中,有沒有遇到什麼不如意的事情?

大概兩年半前,我在離開我朋友的告別派對時,被十幾個台灣人襲擊,強行推上計程車。那天晚上我沒有和任何人發生爭執所以沒預料到會有暴力事件發生。我只是因為明天還有工作所以正要搭車回家,他們從背後用堅硬的東西攻擊我的頭,我就被打昏了。當我醒來時,我發現我的臉被踢傷,我的鼻子斷了,右手臂被尖銳的物體刺傷。有人叫了救護車,最後我得到良好的治療。幸好台灣的健保真的超讚,我的錢包並沒有失血太多。

唯一讓事情變棘手的是警察完全沒有幫任何忙,他們完全沒有幫忙找那些人,甚至表現出不在乎的樣子。我很多的台灣朋友也是,只關心我是不是做了什麼,讓那些人有原因攻擊我。這件事讓我對於台灣人對外國人的看法很困惑。有時候確實有很糟糕的外國人,我也見過,但我希望大家不要用這些糟糕的外國人刻板印象來評斷這場暴力事件。

因為我一直試著去想我能做什麼改變,我仍然無法完全消化這件事。我想我最後還是得毫無理由地接受。我認為大部分的台灣人都很好而且讓人感受得到溫暖,但有些人就是對外國人有暴力傾向,尤其針對外國男人。

這件事讓我在工作室工作時感覺很差,但你還是得讓爛事過去。我想要往前走,而且不要對那樣的人抱持仇恨,那樣只會更增加他們的仇恨。

您通常會用什麼媒材做創作呢?

我用很多種媒材,最常使用的是油墨、紙張、噴漆、乳膠漆和油漆筆。雖然最近在製作人體彩繪,但這算是我的一種日常練習。

mummum_bodypaintingexample_nighteyes

(Zachary Widgren:body painting work-night eyes)

您的創作靈感通常來自哪裡?

我認為是來自一些奇怪的特質,例如說我和一些路上的流浪漢談話時,會得到啟發。我喜歡那些在現實中被抹去的東西,因為人們寧願不要看見它們。我喜歡開放我對事物的感知和理解,那些可能使我們逃離,或是發現我們忘記去看的事物的本質。我喜歡玩弄一些輕蔑或讓人不舒服的東西,但試著將他們變得吸引人。

除了創作之外,您平常有沒有什麼其他喜好與興趣?

我會找時間和朋友出去玩。我最喜歡的休閒是溜滑板、廢墟探險、公路旅行和健行。我也很愛和朋友一起熱衷於奇怪的音樂和電影。

mummum_drifter

(Zachary Widgren:Drifter)

從小到大影響您最深遠的一句話?

”I hate to advocate drugs, alcohol, violence, or insanity to anyone, but they’ve always worked for me.” — Hunter S. Thompson

您最喜歡的藝術家?設計師?音樂?可否簡述原因?

這樣要列出太多藝術家和音樂家了。藝術家的話我可能會選《奇異小子》(1997)的導演Harmony Korine。

在西南美長大的生活簡直一團混亂,而這部電影讓我有股深刻且奇怪的共鳴。即使世界看得見美國大部分的樣子,但少數的電影如《奇異小子》才展現了我所熟知的部分。

然後音樂的部分實在太多了,所以我推薦一個台灣的樂團。我真的超愛Forests的現場表演,還有他們怎麼帶人群衝撞,簡直難以置信的精彩。

mummum_nofact

(Zachary Widgren:No Fact)

您最近看的一部最喜歡的電影是?

我最近看了『單身動物園』,我覺得是我這麼久以來最滿意的電影。

身為一個創意工作者,生活中自然會有所得失,您在追求理想天職的過程,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跟困境?有沒有辛酸的血淚史?

當然有,我曾經沒錢沒住所,生活得很困頓。但我也曾經擁有足夠的錢、奢侈品以及完全的舒適感,但我並不是為了尋找舒適感而投入藝術的,我想要透過創作去尋找生命的真實。我感覺若我愈早去擁抱生命的不安全性,我的生活就愈早變得豐饒。我也不知道我最理想的狀態是什麼,只知道我想要享受生命的歷程。

mummum_dancer

(Zachary Widgren:Dancer)

想請教您平常上班的時候一天的行程大概會怎麼安排?

這是我個人的習慣和強迫症。如果我不這麼做的話,我會覺得失衡。這個是我長久以來的日常,所以它已經變成一個習慣了。很多人都說我很多產,但其實我只是不把想法和創意留在我的腦袋裡頭,我會很快速且享受地把它們建構出來。我想要保持我的腦袋清晰,所以與其花很長的時間構思它們,不如直接開始動手。如果你想要搞藝術,現在就開始拿起筆來畫吧

想請教您假期都會怎麼安排呢?

我通常傾向把假期花在和一群喜歡比較刺激、實驗性旅行的好朋友或女生們在一起。上一次假期,我去挪威露營,還跟一些波蘭朋友到處去敲門當臨時工。即使那是趟有點挑戰性的旅程,我還是很喜歡這種感覺。有些人真的很愛去海灘,什麼都不做,雖然那真的很棒,但過了幾天我就覺得無聊了。老實說我比較喜歡山,還有寒冷的天氣。

mummum_perfume

(Zachary Widgren:Perfume)

 

在台灣,您最喜歡去地方?(店家/地方)

環島四周所有廢棄的建築。

您最喜歡吃什麼台灣食物?

當我離開這裡去旅行,我超想吃在台灣隨處可見的蘿蔔糕。

最後,謝謝您的回答,想問您接下來的計畫?

自從去年的展覽後,我一直在休息,專注於書籍研究。最近我完成了一本很長,關於藝術的書《Seven Years Bad Luck》。今年十一月,我會在田納西的諾克斯維爾舉辦一個發表會,那裡也是這個作品誕生的地方。接著我也會繼續鑽研其他有關於裝置藝術、人體彩繪的藝術類書籍。

我已經比去年的進程更加深入這個計畫,它增加了更多動機,而且讓我有機會跟一些很棒的人合作。我計劃投資我的時間在尋找更擴展這些想法的方式,在接下來一年,也許會去更多的旅行。而我和Colorwolf一起做的工作室也加入了Yo Gallery的活動,所以我期待接下來的計劃會越來越有趣。

mummum_spray

(Zachary Widgren:Spray)

Credit——
藝術家 / Zachary Widgren
採訪 / 嵐澄創藝 Emi Yeh
訪談翻譯 / 再見阿毛

作者: Mummum Zine

謬誌茗,荒謬人生的生活日誌。 「每一個事件發生的當下,都可豁然超脫看待,悠然品茗,得趣在山水間,放懷於天地外。」 謬誌茗,荒謬人生的生活日誌。 「每一個事件發生的當下,都可豁然超脫看待,悠然品茗,得趣在山水間,放懷於天地外。」 謬誌茗刊物 Mummun Zine 開始於 2016 年七月,分為線上誌,及紙本季刊。尋找一種感覺,希望生活更美好,並在溝通的過程中,期待談笑有鴻儒。 紙本刊物每季發行,online zine@ www.mummumzine.com Monday 忙點設計 Tuesday 挑點藝術 Wednesday 玩點音樂 Thursday 特點文學 Friday 放點電影 WeCan 好好生活 / 刊物本身為免費刊物,每季出刊,每期限量五百本,欲索取擺放店家,需支付運費150元X4(一年),每季可得十本,歡迎欲索取擺放店家踴躍來信。 / 店家或品牌採訪之合作邀約、講座、課程邀約、活動提案等,歡迎私訊FB粉絲專頁或來信與我們行銷團隊聯繫。 官方聯繫信箱mummumzine@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