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聲搖滾系列專訪:銀巴士與死未來,沉靜與暴烈的共生共存

銀巴士Silver Bus成立於2008年,由主唱兼吉他手Foo、貝斯手孫彼得(8mm sky貝斯手)及鼓手凱同組成。溫柔沉穩的主唱聲線為其一大特色,簡單流暢的後搖風格編曲,在看似內斂的旋律中,實則蘊含了強大的情緒能量,並且不以風格為拘束,反而在後搖的基底之上,表現出豐富故事性。

2011年發行首張專輯《橘色》,銀巴士在睽違三年後,於2014年再發行作品《Home》。

同年,也是死未來The Dead Future的成軍。由吉他手徐皮和徐妹、貝斯手宅神以及鼓手江爆組成。以華麗精緻的編曲著稱,電子聲響在後搖節奏中恣意穿梭、遊蕩,讓獨特的黑暗世界觀,加上影像團隊的強力加持,造就了頻道上一支支精采的作品。

請兩團互相形容對方時,銀巴士的回答是:「暗黑帥!把電子節拍、元素和搖滾樂團的編制融合得很棒!」

而死未來則將銀巴士形容為:「承載青春記憶的末班車,很溫柔的聲音。」「很有氣質的樂團,像是一個成熟穩重的大葛格。」

銀巴士與死未來,兩個同根卻生成截然不同樣貌的後搖樂隊,即將在12月17日的《喊聲搖滾2》活動中首度共演!而為了這次演出,銀巴士特別邀請了電子藝術家吠人Barkher,和視覺藝術家張楊一起合作:「這樣的組合可能僅此一場,這場演出我們也會表演許多從未發表過的新歌!」

而死未來也在經歷今年辛苦的專輯錄製工作後,將歌曲精緻度更加昇華,期待能夠驚豔現場初次與死未來相見的觀眾們!

平常聽的音樂

與銀巴士主唱Foo同名的樂團Foo Fighters,正是他的啟蒙:「因為聽了他們的音樂所以開始想玩樂團,再來就是Smashing PumpkinsJeff Buckley。」而由於和小孩相處的緣故,給人沉靜溫柔印象的Foo開始和孩子一起聽起像是海洋奇緣、冰雪奇緣、可可夜總會等動畫原聲帶。

從早期最受Radiohead和天空爆炸的音樂影響,到現在越聽越多元,貝斯手彼得則認為各種曲風都有很優秀的作品。

這樣多方欣賞的聆聽方式,和鼓手凱同相同,無論民謠、爵士、ambient或台灣的創作樂團,只要有興趣的都會聽,也都有各種程度的收穫:「很難說(受影響)最深的是哪一個,或許沒有特別定於一尊也是好事。」

這次喊聲搖滾的節目中,受邀與銀巴士共演的電子藝術家吠人Barkher,平時聆聽電子音樂,也喜歡古典樂,而深受啟發的樂團則是由Radio head主唱Tom York領軍的原子湯姆Atoms For Peace。

死未來的吉他手徐皮認為,英國後搖樂團65daysofstatic、丹麥電子音樂製作人Trentemøller、經典迷幻搖滾樂團Muse、英國trip hop組合Massive Attack、和前衛金屬樂團Dream Theater的音樂都影響自己至深,而平時喜歡聽電子舞曲、實驗電子、民族音樂、電影原聲帶。

特別的是近來正在研究合成器聲響和sound design,聽EDM、電子、hip-hop、jazz的吉他手徐妹,啟蒙的樂團其實是伍佰&China Blue:「我買的第一張樂團專輯是1997年,伍佰的《搖滾・浪漫》live專輯,一開始是買卡帶,後來買了CD,那時候的想法就是,原來這就是樂團啊! 」

就像死未來的音樂中總少不了的各種看似風格迥異,實則搭配巧妙的聲響撞擊一般,貝斯手宅神深受濁水溪公社PrimusRadiohead等樂團啟發,但平時也愛聽Indie Rock、J-Rock;鼓手江爆心中的啟蒙樂團是Bon Jovi,平時卻也常聽安室奈美惠Perfume

螢幕快照 2017-12-13 下午5.10.34

(團照由死未來提供)

印象最深刻的演出

徐皮:「2015的巨獸⋯⋯我的電腦在台上死掉。」

對死未來來說,演出時最重要就是精準的節奏,舞台上團員們必須同步聽著節拍器,才能完美地與program(配樂)配合,但在一次電腦發生技術意外的現場演出,失去節拍器的團員們單靠默契,完成了一場超即興的演出。死未來的其他團員們也都認同,印象最深的就是發生意外後,團員們齊心拯救後完成表演的感覺:「演完真的覺得活著真好呢。」徐皮說到。徐妹也說:「建議有在放program的樂團,其實應該都要有一套備案,因為沒有人知道什麼時候電腦會壞。」

相較於死未來的緊張經驗,讓死未來形容為「沉穩大哥哥」形象的銀巴士樂團認為印象最深刻的演出,都是狀況或氣氛極佳的表演。

Foo:「2012年在美國SXSW的演出,那一晚大家都很投入並且狀況很好,觀眾的反應也很熱烈,幾乎是一百分的表演!結束後pub的老闆還接連請我們喝了好幾杯tequila shots和啤酒,最後不太記得是怎麼回到旅館的了。 」

凱同:「彼得加入後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女巫店和絲襪小姐一起表演,中間換場的時候山哥(四分衛)、杉特(Algae)、zen(絲襪小姐)和彼得一起演了四分衛和八釐米天空8mm sky的歌。那天天氣很冷,而且時間接近農曆年,所有人擠在小屋子裡喝酒聽歌的感覺很好。」

也許記取失誤的慘痛,也許收藏美好的影像,都為了讓舞台上的演出盡善盡美,沒有一刻是理所當然。

unnamed

(團照由銀巴士提供)

人聲、電子聲響在後搖中的存在

「就像醬油也可以在西式料理出現一樣。」對於後搖音樂中加入的人聲,銀巴士貝斯手彼得如此說到。

在後搖新團輩出的年代,也開始聽見以後搖為基底而後發展出各種不同的風格,如銀巴士在音樂中加入了人聲的元素,是少見有主唱存在的後搖樂團;也如死未來在後搖中加入了合成器等電氣聲響,無論何種元素,都讓音樂不受曲風侷限,開拓更廣闊的編曲可能。

徐皮:「器樂類型的音樂最可貴之處是可以單純地藉由聲音勾勒出一道風景,而不是限制在文字裡的想像,這完全取決於聽眾自己的生活經驗、美感,然後產生出只屬於自己的投射,這對我來說也是較為理想的途徑,去重塑言語之外的『表達』。」

Foo、凱同、吠人Barkher:「將人聲視為另一種樂器,一樣都是表達的工具,樂風的定義、後不後搖什麼的都不重要。」

凱同也認為電子聲響在後搖中能扮演特別的角色,提供歌曲更豐富的層次。如同Foo所說,由於對與「曲風」這件事完全沒有任何預設的看法,因此也能激盪出更多可能。包括這次邀請電子藝術家和VJ共演,也是對未知的嘗試。(延伸閱讀:VJ《影像騎師 Visual Jockey》音樂與視覺的結合

Foo:「我們先前完全不知道他要做什麼,而他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幾次練團下來我們都覺得激盪出來的音樂非常的好玩!⋯⋯他(吠人)的音樂是很容易讓人產生連結的那種,就算你平常不聽電子/Ambient音樂,你也會很容易進入他所營造的世界裡。」

凱同:「希望透過更多聲音和視覺的元素增加演出的意象。」

彼得:「做不一樣的表演才好玩啊!」

銀巴士的演奏、吠人Barkher的電音,加上VJ張楊的影像,五個人的創作和三個人的創作比較起來,將會讓這場演出更加複雜,也更加有意思。

真誠地表現自己比追逐潮流更重要

徐皮:「創作的當下最好能暫時不去想怎麼應用學過的理論,或想要特定模仿喜歡的音樂之類的事情,先問問自己『想說什麼』才是首要條件。不一定要是很正經的事,小事、或是完全不重要的事也行,有了想說的事情,作品才會被賦予存在意義,甚至擁有自己的世界觀。再者可以時常檢視自己的創作流程,因為一套方法用久了作品肯定容易僵化,前陣子看到一個遊戲《毀滅戰士(Doom)》,它的音樂設計說『Change the Process、Change the Outcome』,我覺得很有共鳴,適用於任何創意過程。」

「真誠地表現自己比追逐潮流更重要。」在問到創作上的理想和堅持時,凱同也如此回答。

Foo:「同意!其實我到現在都還在一直思考這個問題,而理念或堅持似乎會隨著時間而改變,不同的時期會有不同的理念,但不變的是在這過程中一直在練習對於創作不要想得太多太複雜,目前還是沒能達到一個理想的狀態,有時候會蠻掙扎的。」

創作時,凱同的習慣是將覺得不錯的想法,用軟體或錄音器材記錄下來,慢慢累積在硬碟裡,和Foo相同:「我也是會把不錯的想法或樂句先記錄下來,但比較喜歡的方式還是和大家在練團時一起Jam出新的想法。」

吠人的創作來源則是平常聆聽的音樂,以及朋友聊天、喝酒、抽煙的生活趣事。

死未來的徐皮則謙虛地說到:「說來慚愧,(創作的素材)大概就是最普通的那種情緒發洩,雖說情緒好像也是來自人事環境的影響轉化來的東西,只是我沒有留下太多從而何來的蹤跡,直接只剩下情緒的呈現,老實說覺得這樣好像挺不成熟的,但目前的造化好像就到這裡而已。」

對台灣後搖前景的期待

近年來年輕後搖樂團輩出,問及對於後搖在台灣的未來有什麼樣的期待或看法時,徐皮認為:「音樂製作的完整度都已經越來越高了,但是滿足於精緻度的同時,似乎少了一點實驗精神,我覺得『好聽』的音樂目前已經不少了,而『有趣』的音樂似乎在比例上,以及接受度上比較少一點,希望這個世代的台灣音樂(人)都更能清楚自己的樣貌吧,不需要再完全照著過去類型的影子小心翼翼延伸及模仿。」

後搖滾,本身便是突破搖滾曲式框架的一種新式呈現,而徐妹也認為:「post-rock應該是要最不受限的,想表達的題材也應該更多元,像是《未知具名》這張專輯,其實是一個有趣的概念,像科幻片一樣,從頭到尾是一個故事。」

凱同對後搖的前景也樂見其成,認為現在新團的編曲和演奏水準都非常高,有很多讓人驚艷的作品。

Foo:「希望不論樂風大家能一起持續產出新的作品,就是最棒的事。」

12/17 喊聲搖滾:銀巴士 x 死未來

銀巴士 Silverbus

在2011年發行首張專輯《橘色》後,暌違三年,

銀巴士於2014年推出第二張專輯《家》,樂團在編曲和演奏上更臻內斂成熟,營造出具有深邃畫面的敘事意象。

銀巴士 x 暗黑聲響Barkher x 奇幻影像 Ellen ChangYang,會是怎樣的光景?

——

死未來 The Dead Future

成軍於2014年,用搖滾樂團的編制打破對搖滾樂的想像,

以孿生兄弟般的雙吉他聲線對話、加上如巨人腳步般巨大沈重的低音貝士,錯綜爆裂的鼓聲與合成器聲響,

並以後搖滾作為基底融合電子音樂的跳舞節奏、將偶數拍與奇數完美融合,堆砌出死未來的多元世界觀;在察覺感動前就已潸然淚下、身體開始跳舞。

不再說話因為都是空泛的話

不再期待因為都是我們活該

暴力填充耳朵、寂靜即是赤裸

The Dead Future / Still Alive

日期:2017/12/17(日)
場館:Legacy TaichungLegacy 音樂展演空間
地址:台中市西屯區安和路117號
電話:04 2359 8780
入場時間:18:30
開演時間:19:00
票價:預售400元 / 現場票600元
* 全區搖滾站席
* 預售一經完售即不開放現場購票
* 身障票種: 200元(僅限iNDIEVOX傳真訂票)
身心障礙者票券預購優惠,請洽專人服務電話:02 2748 9758
開放售票:2017/11/16(四)中午12:00準時開賣;預售至演出前一日止
網路購票:https://www.indievox.com/legacytc/event-post/20261
實體購票:7-11 ibon(iNDIEVOX獨立音樂網)

採訪、撰稿|再見阿毛
團照由銀巴士及死未來樂團提供。

作者: Mummum Zine

謬誌茗,荒謬人生的生活日誌。 「每一個事件發生的當下,都可豁然超脫看待,悠然品茗,得趣在山水間,放懷於天地外。」 謬誌茗,荒謬人生的生活日誌。 「每一個事件發生的當下,都可豁然超脫看待,悠然品茗,得趣在山水間,放懷於天地外。」 謬誌茗刊物 Mummun Zine 開始於 2016 年七月,分為線上誌,及紙本季刊。尋找一種感覺,希望生活更美好,並在溝通的過程中,期待談笑有鴻儒。 紙本刊物每季發行,online zine@ www.mummumzine.com Monday 忙點設計 Tuesday 挑點藝術 Wednesday 玩點音樂 Thursday 特點文學 Friday 放點電影 WeCan 好好生活 / 刊物本身為免費刊物,每季出刊,每期限量五百本,欲索取擺放店家,需支付運費150元X4(一年),每季可得十本,歡迎欲索取擺放店家踴躍來信。 / 店家或品牌採訪之合作邀約、講座、課程邀約、活動提案等,歡迎私訊FB粉絲專頁或來信與我們行銷團隊聯繫。 官方聯繫信箱mummumzine@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